• 0

首頁 > 找文章 > 設計師撇步|設計師上線 > 實用的美學 賀澤空間規劃設計總監張益勝 × Hunter Douglas

實用的美學 賀澤空間規劃設計總監張益勝 × Hunter Douglas

2015-09-10 人氣 2,649
編輯整理_Millie Chen 資料暨圖文提供_Hunter Douglas

賀澤空間規劃設計總監張益勝的設計風格,以機能掛帥,無用之物在他設計的空間裡找不到容身處;而屋主的生活方式則是判斷「有用」或「無用」的唯一標準,不是「設計師的想法。」

室內設計的平衡 需要 vs 想要
如果非要設計師表態,張益勝對開放櫃的態度最保留;或許是設計個案裡簇新光潔的展示櫃太吸睛,「很多人以為室內設計就是做櫃子。」賀澤不主張做多餘的櫃子,過往設計案例登上平面媒體都不怎麼討好,「常被說『看起來』空空的。」

但當業主又視櫥櫃安排為首要關切,張益勝總會多問幾個問題:「有沒有隨手清理櫥櫃的習慣?」、「通常在旅途中收集什麼?藝品、銅雕,或是其他物品?」、「不時變化架上收藏的陳列位置,是你的興趣嗎?」這些提問,一方面協助業主想清楚自己的真正需求與生活樣貌,設計師本人也正努力做著認識業主的功課。為屋主量身訂做一處專屬的生活空間,是張益勝設定的室內設計終極目標。如果房子會說話,它會呈現主人的個性、某個人生階段的喜好與生活軌跡。家投射內在的夢想,當業主愈了解自己的需要與想要,再融合與設計師的討論,夢想就愈接近實際。

屋如其人 設計自己的住家
張益勝遇過不少嗜好收藏的業主,收集內容從杯、盤、陶罐、銅雕,到紅酒、威士忌,各有所好,另外還有藏書量驚人的愛書人,以及閒來作畫的業餘畫家。在這類屋主家裡,展示櫃不再是無用之物,而是張益勝會留意加強實用性的必要選項,「隨著收藏品的量體大小、特色各異,櫥櫃的展示與收納功能也要相應調整。」即使是酒櫃,收藏紅酒或威士忌,便是兩種不同的設計。有趣的是,熟知自身需求的屋主,往往也能說出收藏數量,有助提高設計的實用性。

另一項主導設計鋪排的因素,是屋主的生活慣性。張益勝有位客戶偏愛席地而坐,室內全面鋪上木地板後,「業主還是要買『很好的沙發』」,用途令張益勝感到有趣,「拿來當背靠用」。有關夢幻居家的想像,林林總總,其中需要花點時間溝通商榷的,是業主受流行吸引產生的衝動念頭。他曾勸退「足球風」的提議,「屋主後來同意,黑白相間的配色,可能很快會看膩。」

也有人想在家裡重現電影場景,這時張益勝只好潑對方冷水:那些看似不經意的美輪美奐,其實是專業布景人員的精心傑作,有些家具則是砸重金訂製,「只此一件」想買也買不到,他不好說出口的是,「客戶也許從沒想過預算不夠的問題。就算買得到,單是一套沙發,可能已經花去大半預算。」 

當氣質遇見機能主義
預算的分配反映了業主對個別空間或家具的偏好,熱中下廚的屋主,必然捨得大手筆打造廚房;若是執著設計美感,難免要為名燈、名椅荷包失血;集中火力投資家電設備也不在少數。將窗簾列為優先考量的業主絕無僅有,卻讓張益勝碰上一位,幸而除了起初的預算排序彼此略有相左,其餘多數看法相近,最終聯手完成皆大歡喜的作品。

「第一次見面,業主就帶來自己收集的資料,指名要用圖片中的窗簾。」業主告訴張益勝,品牌是亨特道格拉斯( Hunter Douglas ),想要的原因是「看起來很有氣質」。「看起來」的氣質顯然不容易說服張益勝的機能主義,從設計師角度看窗簾,「採光」與「調光性」是兩大評估重點,「除非屋主有風水考量,否則一般都力求室內明亮,家畢竟是用來居住的空間。」

至於業主在意的氣質,張益勝覺得標準見仁見智,人言言殊,「我比較傾向從品質判斷。」但是業主的要求明確,張益勝在第一時間就將窗簾註記為必要滿足的「需求條件」,並相約下次直接到經銷商店內挑選顏色。經過估價,窗簾占去裝潢預算的相當比重,業主仍不改初衷,「因為他發現,親眼所見的實品確實一如想像漂亮。」

丈量品質 中看 v s中用
業主四十多坪的住家,擁有令人稱羨的開闊視角與充足採光,客廳前緣兩扇分別約兩米乘四米五的大窗,呈「 L 」型相鄰,賦予空間可遠眺新竹南寮漁港、頭前溪的永久景觀,有別於臥房使用具遮光效果的風琴簾,業主為客廳選用可調光的絲柔百葉。工程完成後,張益勝將作品圖片放上部落格,沒想到很快就引起好奇探詢:為什麼這個簡單不瑣碎的空間,光影效果感覺很大器?

張益勝自己也很納悶,拍攝方法跟從前的設計案沒有不同,但引來的關注就是多了些。沒人再提少了展示架看起來空空的,「形容詞大概都停留在採光跟窗簾。」受委託拍攝的攝影師,也從鏡頭看出差異,「窗簾」的柔光效果,讓打光變得比較容易。以往為兼顧淺色窗簾與室內空間的曝光,向來得花時間反覆調整:當空間光線正常,紗質窗簾一定曝光過度,細節與通透感,全都跑掉;若遷就窗簾,室內就太暗。

至此,張益勝算是被業主看見的氣質說服,「亨特道格拉斯絲柔百葉的調光性,確實讓光線線條變得不同,採光良好的房子尤其突顯這項特點。」他也觀察到若干細節「有相對質感」,包括拉繩的滑順程度、布料的垂墜度與整齊收邊;風琴簾布料表面處理的光滑細緻,則是同類產品少見。不過,張益勝認為 Hunter Douglas 窗簾最值得一提的特色,是布料材質不含甲醛( VOCs Free)與布料表面的抗菌功能。這個著眼機能的觀察,反應張益勝的專業價值觀。

重要但沒有賣點的安全數據
甲醛究竟有多毒?「世界衛生組織將甲醛列為一級致癌物,屬最危險等級。」更糟的是,毒性成分的揮發濃度,隨溫度上升而提高,在室溫攝氏 33 至 35 度時達到高峰。很顯然,夏季酷熱的台灣更該避免使用甲醛,張益勝比喻,「在未開空調的情況下,夏季傍晚第一個返家的人,就形同走進毒氣室。」

科學研究則對甲醛的長期附著提出警告,指出家具所含甲醛平均得耗時 3 至 15 年才會完全揮發,但張益勝認為,「3 年的估計太客氣了。」甲醛對健康的威脅又凶又長,張益勝決定全面停用甲醛含量很高的強力膠,「凡是要用強力膠的案子,我們就不接。」這個決定讓賀澤一度面臨經營危機,「公司幾乎要『收起來』」。根據規定,每立方公尺室內空間的甲醛濃度必須低於 0.08 毫克才符合安全標準,「但室內裝潢若以強力膠施作,甲醛濃度肯定超過每立方公尺0.5毫克,即使狀況輕微,也至少會有 0.3 毫克。」

但是,以強力膠黏合木作貼皮、夾板,仍是目前的市場主流,由於多數消費者不了解強力膠與甲醛的連結,最終是「價格」選擇了強力膠。使用強力膠的每坪平均裝潢費用約 3 萬元,而使用低甲醛或無甲醛板材、油漆、木皮、黏合劑等材料,每坪費用會增至 5 萬元左右。

低甲醛設計 從健康安全出發
2008年,建築系背景、已經擁有建築、室內裝修設計等多項證照的張益勝,參加「病住宅(Sick House)診斷士協會」訓練課程,並取得「病住宅二級診斷士」資格。研習期間,他赫然發現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如何決定性地影響居住者的健康與安全。「病住宅症候群」概念源起日本,專指因室內空氣品質不佳所引發的疾病,主要致病因子包括黴菌、建材及家具隱含的甲醛(有機揮發物,VOCs )、氣密式建材導致的換氣不足等,全都與室內裝潢的使用材料有關。

而室內設計師正是建材推薦的專家與居住品質的把關者,課程結束後,賀澤經營定位立刻轉型,以健康安全為優先前提,不再使用強力膠,改以環氧樹脂或水基性白膠取代;天花板以實木施作,不用夾板角料;盡可能不用含大量甲醛的烤漆,換用珪藻土、水性漆、天然漆或馬來漆等。另外,具有挺度的家飾布料,多半加了含甲醛的定型劑來塑型,應多留意布料的安全性。

為安全的美感編預算
健康安全遇到價格,往往有理說不清,「我們向客戶分析成本結構,『 工 』都一樣,只是工序多一些,材料好一點,至少不要花大把鈔票卻改裝成毒氣室。」張益勝說,總體的成本差距其實不如想像高。5年前堅持「業主讓設計師賺取合理利潤,設計師有義務回饋一個安全居住空間」的想法,「沒有新家味道的新家」獲得具有健康意識的業主青睞,他們在工程完成後主動成為代言義工,口碑推薦讓賀澤撐過經營顛簸,張益勝安全優先的設計風格得以持續發揮一一再漂亮的家具若是有礙健康,也只是空間裡的無用之物。

  • 0
|加入設計家好友
按讚加入粉絲團
請先登入系統,才可以留言喔。
0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