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首頁 > 找文章 > 居家新聞|最新聞 > 和大師季裕棠、陳瑞憲、姚仁祿慢行散步,品味質感台北

和大師季裕棠、陳瑞憲、姚仁祿慢行散步,品味質感台北

2016-10-28 人氣 488
文/Ivy Lin 圖片提供/TAID、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2016.10.14.TAID 國際論壇現場,左起:陳瑞憲設計師、姚仁祿老師、季裕棠設計師、台北市室內設計公會理事長孫因共聚一堂。
2016.10.14.TAID 國際論壇現場,左起:陳瑞憲設計師、姚仁祿老師、季裕棠設計師、台北市室內設計公會理事長孫因共聚一堂。

你也許在夜裡會遇到設計台北東方文華的國際大師季裕堂,提著一袋書,漫步在敦南誠品的行道樹下;或者在民生社區的巷子裡,公園間的步道,和設計華航機艙、誠品書店的陳瑞憲設計師擦肩而過;停下腳步,在中山北路的木棉道下喝一杯單車咖啡,那個和你併肩共享的人,是大小創意的姚仁祿老師。 10/14 下午,在 TAID 國際論壇的邀約下,三位舊識用一壺茶的時間,聊聊該怎麼閱讀台北的美和不美。相由心生,美的覺知,來自於心的篤定,當走遍全世界後,重視的、喜愛的,都回到心境。透過時間的沈澱,品嚐可以回味的質感,短短 30 分鐘,卻是一堂不能缺席的品味課。

種樹,用心感覺,讓水平的台北更美!
Q:聊聊各位眼中的台北 
季裕棠:
我認為台北市一個水平的城市,台北絕對不能從上往下看。一般人住五星飯店一定要高高在上,這在香港是正確的,因為香港是一個海港城市,美的海灣,需要用垂直的角度看。但是台北不是這樣的城市,我也不希望台北變成這種城市,台北不能忘記自己是誰,這要弄的很清楚 就好比京都,Ray (陳瑞憲)對京都非常熟,今天如果京都蓋個 300 米的大廈,從上往下看,能看嗎?我覺得台北有趣的是建築和土地在一起的關係,我滿喜歡講:嗯,這房子,是從地長出的!是真的有這回事喔,如果設計到一個建築物和地的關係有連結的話,在一樓來看,步行的城市就可以看的很清楚,你可以選擇你愛什麼,不愛什麼,這是一個城市有的東西。我覺得京都也有。到了京都,我也不會講我什麼都愛。我也有不愛的。

陳瑞憲:
我現在住陽明山,我現在每天都在走山路,那裡我覺得有種京都的感覺,不過我以前住在民生社區,我真的很喜歡民生社區,那邊好多公園,一個公園串一個公園,那是很好的綠的條件。七八十年前日本人在台北做了都市計畫,我覺得他們是做的不錯的,當然那時候的人口比較少一點,按照那樣的模式發展出來,該有的都有的,所以有一些不差的規劃。可是現在問題就是很多的招牌,如果可以趁機整裡,也不一定招牌,就是把該收的東西整理整理,或是多種一點樹,(我很喜歡種樹,)醜的東西就露出來的機會就能少一點。

季裕棠:
我在台北準備要小住一段時間,我在整理我的房子的時候,我發覺我的後院,後院是一個防火巷,放火巷後面就是大家晾衣服的地方,跟國旗一樣,每家都如此,可是我又覺得防火巷,是一個很美的巷子,我又住在最後一戶,所以我決定了讓防火巷成為我的大門,以後就從防火巷走回家,我就建議美化每一家人的後門,每一家前面,把它種兩排竹林,全部我來種,相信以後會長的很美。(結果,遇到7個月的戰爭,哈哈,結果戰敗)

Q:如何抓住台北的美 用設計展現出來 
姚仁祿:

我覺得方法就是種樹,以前當學生在設計課,畫不出來的時候,這邊種樹,那邊種樹,然後就交稿了。另外就是盡量在一些醜醜的地方去發現有人在做美的事情。舉例來說,我常常和我太太逛中山北路或是一些小巷子,有一個年輕人自己設計了一輛很漂亮的自行車,帶一壺水,就一個人在那裡賣咖啡,他說他一天可以賣大約 40 杯,他就在那邊磨豆沖咖啡,那咖啡很好喝,所以我想這一類的事無形中讓城市變美,美不一定只有視覺的,像 Bob Dylan 說:一樣下雨,有人感覺身上濕了,有人感覺雨的詩意。台灣下雨的聲音和泥土的味道,真的很美,美感到處都有,媒體盡量去教別人欣賞美不要批評醜。台灣就會更美一點。

季裕棠:
以都市計畫的角度來看,老的城市規劃已經不多了,現在規劃的城市,也不會是這個樣子了,因為以前以人為主,步行城市不是很多,紐約、倫敦、巴黎、京都,這些都是步行城市。但現在的城市規劃是以汽車為主,怎樣從 A 點到 B 點,換了一個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這種方式會讓人變得不存在,台北也算是個老城市,他是累積出來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你看他美,他還真的很美,因為他每一樣東西都是累積出來的,時間,是可以產生累積的,累積你和你父母的感情,累積你和你朋友的感情,累積你的智慧,所以你看台灣,其實都很美,就算不美,也有一份感嘆的情感,不要覺得他不好看,你要感受他的過程,外人如果也能感受的話,他就想要到台北來。很多人覺得有不好看的,就說我遮他我遮他,我覺得沒什麼好遮的,因為這是你做出來的東西,這是誠實的。我在台北,會買雙球鞋,幹什麼,就是走路用的,如果不用這種方式看台北,你會覺得哪裡都不美。這是一種態度的問題。

陳瑞憲:
台北的城市尺度是一個非常美的城市,因為他尺度不太大,又是環山圍繞,所以你很快就可以到山上去,你可以享受 1000 公尺的氛圍,你也可以下了山到海邊去。又有淡水河在周邊,我們現在和淡水河的關係太遠了,最漂亮的淡水河和我們的城市沒有太多的關係,怎麼讓台北人的生活和城市有更多的關係,是重要的。


Q:怎麼樣把在地形地貌和的美,帶入生活? 
季裕棠:
我是個外人,外國朋友跟我說,台北是一個度過週末的完美城市,我說是嗎,我說台北是度過一週的完美城市,這個天數的差別在哪,差別在你對這城市了解多少,我跟他說你不要急,跑那麼快要幹什麼,就有如 Ray (陳瑞憲)講的延伸感,我今天在信義區,我是不是可以延伸到宜蘭一個晚上,北投一個晚上,到台中一個晚上,其實到這些地方很近,在台北一個晚上,加上延伸的地點,就是四個晚上了,其實四個晚上根本也不夠,從形象面來講,台灣真的是東南亞的一個世外桃源,其實台灣對旅遊推廣的定位是不清楚的,當我朋友在問我來台灣有什麼好玩時,我說要看你有多少時間玩,我覺得應該給市民看一些非常性感的媒體,可以讓他心跳的很厲害。我花了兩年的時間,做了一本書給飯店業主,叫做『香港的故事』,我想找和香港有感情關係的,將好比街邊上賣肉的,在切肉的情景,買布小販的故事, Norman Foster 蓋飛機場,他的故事,把這些小故事整合起來,變成一本香港的故事,另外我們還請攝影師去照相,找油畫家去畫和香港有關的題材,這些油畫沒有時間概念,把它編成一本書,這本書就叫他香港的故事,如果這飯店有 400 間房間,這些油畫或攝影,都可以複製成為房間的裝飾品,每個房間也都會有這本書,在書架上,每天晚上,都會有人閱讀這本書。同樣的概念,把它放到台北,我也會這樣做,寫個台北的故事。

我們要製造的是『可能性 possibility 』 讓機會有可能發生,而讓這可能性發生的關鍵,就在細心的觀察。機會就會屬於有細心觀察的人。這件事在香港可能達不到,因為節拍太快,台灣的節拍很適合,所以我想說,是不是要保持台灣的節拍,我今天來台灣,是因為我非常喜歡他的節拍,到了台灣,我喜歡那種喝茶的速度。

篤定慢行,經營質感台北
Q:給年輕世代什麼建議? 

姚仁祿:
我同時當過 101 和誠品兩個商場的董事,這兩個地方都需要去看,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我在 101 看到,來到這裡的人比較喜歡大聲講話,可以隔著三個柱子的距離講話,說「我在這裡」,但到了誠品的時候,同一個人他的音量就變小了。那個就是商場在設計的時候,他的頭腦只有鈔票,他希望趕快追錢,但是誠品在設計的時候,他沒有把這件事放在首位,他一直想要反應一種氣質,這兩個地方的環境就會讓進去的人產生不一樣的行為,其實台灣今天要跟大陸比房子大,鈔票多,都比不過了,曾經在 80 年代的時候,台灣追錢的方式和大陸差不多,現在台灣來到一個繁榮過後的反省階段,那個速度才是對的,所以急,反而是不需要的,我們已經脫離了那個慌張的時代,所以你開始可以做很好的咖啡,如果是慌張的時代,年輕人做不出好的咖啡。台灣有很多很好的咖啡店的老闆,都是年輕人,他們做的咖啡真的很好,我覺得甚至比歐洲好,持續保持這樣的節奏,不要慌張。要培養自信說,這樣是一種對的生活。

季裕棠:
我要對年輕人說,你們真的在一個有質感的環境裡,過著很有質感的生活,如果你說我不要質感,我要量,我要賺錢,那在全球化的世界裡,你可以去選你要的環境,你可以去紐約,去上海,去香港。台灣是一個已經沈澱過的社會,已經在往質感走了,為什麼還要逼的他走回以量取勝的時代。

Q:對亞洲各城市的生活風格趨勢的看法? 
季裕棠:

我覺得奢侈的生活是可以請朋友到你家來,在商業空間比如餐廳裡,根本沒有時間好好招待朋友,吃完就道別了。但這是兩種生活方式,看你要哪一種。這種奢華我們都有,就看你要不要,台灣可以機會提升。

陳瑞憲:
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優點,也不應該要求每個城市的生活方式都一樣,這樣不是會很奇怪嗎,怎麼發現城市的美,在裡面找到最好的生活方式,那才是重要的。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季裕棠設計作品: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陳瑞憲設計作品:台北賦樂旅居
陳瑞憲設計作品:台北賦樂旅居
  • 0
|加入設計家好友
按讚加入粉絲團
請先登入系統,才可以留言喔。
0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