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首頁 > 找文章 > 居家新聞|keyee有質生活 > 釋放內心的小野獸 插畫家陳純虹勇敢畫下自己的《戀物癖》

釋放內心的小野獸 插畫家陳純虹勇敢畫下自己的《戀物癖》

2017-09-20 人氣 3,873
採訪_陳思靜 圖片提供_Eszter Chen陳純虹 攝影_沈仲達

「我是浸潤在日本次文化下長大的。」

起源於8、90年代的流行名詞「哈日族」,是許多7年級生共同的回憶,那些曾經風行青少年間的傑尼斯、帕妃、SPEED等偶像明星,以及美少女戰士、幽遊白書和灌籃高手等動漫畫,這些次文化就像被嚥下的食物,經由消化早已流淌於身體中,化為骨血的一部分,是共同語言、也是大無畏的少年時代無可取代的回憶。

7年級後段班的插畫家Eszter Chen陳純虹,在2017年年初受邀為Apple官網繪製新年桌布,是台灣第一位獲邀的插畫家,當我們問起創作靈感,正好經歷「哈日族」次文化高峰的她說:「那些偶像周邊產品,或是長輩從日本帶回來的糖果餅乾,都被顏色鮮明的包裝或插圖給包裹,每次拿到我都覺得好幸福」,深受日本次文化的衝擊,經過累積與內化,陳純虹的作品色彩飽和而強烈,沒有光源與陰影,超平面的構圖概念,描繪出卡通式的可愛詼諧,彷彿帶領著觀賞者的思緒穿越時光隧道,再次回到日本次文化流行高峰之時。

插畫家Eszter Chen陳純虹,與她的格力犬。(攝影_沈仲達)
插畫家Eszter Chen陳純虹,與她的格力犬。(攝影_沈仲達)
流浪時仍緊抱不放收藏 原是有《戀物癖》

台北出生、洛杉磯求學、再回台北定居,即便遷徙於台北與洛杉磯兩地,曾經也是個哈日族的陳純虹,仍仔細地將青少年時光收藏的日本次文化物件帶在身邊,「我很喜歡整理東西,像是一種儀式般,每天進到工作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淘汰多餘的東西,將散落的物品擺放整齊,但是對於那些小時候收藏的貼紙簿、偶像周邊或動漫畫,卻是一樣也捨不得丟。」對於創作者來說,那些根植於記憶、潛藏於成長過程的點滴,都是培育靈感的沃土,最終開湛為創作的一部分。

陳純虹在自己珍愛的收藏間,領悟自己「戀物癖」的習性,因此在2015至2017年間,以女人和靜物為主題,在沒有盡頭、卻好像刻意搭建的場景中,重複掛著梳子、刀具、水晶洞及植物,就連畫中的女人也靜止宛如靜物的一部分,這系列的作品便被陳純虹暱稱為《戀物癖》。

陳純虹的工作室,色彩明快、充滿著青春幻想與生活藝術,宛如一幅運用異材質拼貼而成的藝術品。(攝影_沈仲達)
陳純虹的工作室,色彩明快、充滿著青春幻想與生活藝術,宛如一幅運用異材質拼貼而成的藝術品。(攝影_沈仲達)
《戀物癖》系列之一的作品Aliya。創作這幅畫之時陳純虹也迷上了栽種植物,因此無論工作室或是畫裡,都看的到虎尾蘭、電信葉及姑婆芋的身影,畫中女子甚至摟抱著植物,如對待情人一般,展現戀物癖的習性。(圖片提供_Eszter Chen陳純虹)
《戀物癖》系列之一的作品Aliya。創作這幅畫之時陳純虹也迷上了栽種植物,因此無論工作室或是畫裡,都看的到虎尾蘭、電信葉及姑婆芋的身影,畫中女子甚至摟抱著植物,如對待情人一般,展現戀物癖的習性。(圖片提供_Eszter Chen陳純虹)
她畫了那麼多女人 但從來都不是自己

陳純虹位於民生東路的工作室,室內坪數約5坪大,但卻擁有近20坪的寬敞陽台,這是為了她養的兩隻格力犬,有足夠活動的場域。

而工作室內的佈置就如她的創作一般,色彩明快、充滿著青春幻想與生活藝術,宛如一幅運用異材質拼貼而成的藝術品,問起工作室中有沒有她創作時的靈感來源,她隨手指向一角隅:「我在這裡自拍了一張照片,然後成了The Story Of An Idler這幅創作」,仔細一看,那顏色柔媚而迷濛的瑪瑙片果然被重現於畫中!或許對於創作者而言,都想藉由作品講述一個故事,但卻無法講述和自己毫無關係的故事。

陳純虹在工作室一角自拍後,創作出的作品,她喜歡的瑪瑙片現在仍擺放在工作室的架子上。(圖片提供_Eszter Chen陳純虹)
陳純虹在工作室一角自拍後,創作出的作品,她喜歡的瑪瑙片現在仍擺放在工作室的架子上。(圖片提供_Eszter Chen陳純虹)
從書籍、廠商委託創作後留下的娃娃、瑪瑙片到藝術雕塑,陳純虹將自己喜愛的物件展裡展示在工作室中,也成為創作中的元素。(攝影_沈仲達)
從書籍、廠商委託創作後留下的娃娃、瑪瑙片到藝術雕塑,陳純虹將自己喜愛的物件展裡展示在工作室中,也成為創作中的元素。(攝影_沈仲達)

「但我畫中的女人從來都不是我自己,她們擦著深色的口紅,年紀看起來總是有點大,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陳純虹隨手翻開一本鍾愛的野獸派畫家--馬諦斯(Henri Matisse)的畫冊,狂野大膽的色彩躍然眼前,「我為其中堆積的濃郁情緒而著迷。」那些她口中成熟、不知是誰的女人,正如馬諦斯的畫作般,具有醇烈不容拒絕的吸引力,讓人不經懷疑,眼前這個穿著漂亮衣褲、外表柔軟纖細的她,是不是內心豢養著一隻不安於室的野獸,偶爾不受控地掙脫束縛 ,在畫布上創造出一個個過去、現在與未來並存的奇異世界,招喚觀賞者無意識的跌入其中。

而那隻野獸,才是真實的陳純虹。

陳純虹不同時期的創作,由左到右分別為,Help Me Turn Around Series Character 、Friend
陳純虹不同時期的創作,由左到右分別為,Help Me Turn Around Series Character 、Friend's Portraits、Paper Cut Color Portraits、Emilie 。(攝影_沈仲達)
  • 0
按讚加入粉絲團
請先登入系統,才可以留言喔。
0筆留言